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1. 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2. 其他小说
  3. 高岭之花是我竹马
  4. 第 67 章
设置

第 67 章(1 / 2)


船身很小,只能容纳两人并肩躺下,甲板上铺着柔软的被褥,船顶缠绕着各色丝络,垂挂香囊。姜萤萤被压在船上,殷恪捧住她的脸,一点点啄吻她的眉眼和鼻唇。

外头暴雨倾盆,小船摇摇晃晃,随时有掀翻的危险,姜萤萤却顾不得担忧,她把五指扣在透气的一线窗缝上,被倾洒的雨水彻底浸冷,身体和思绪却火热。

她也算是阅话本无数,荤素不忌,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谁来告诉她,殷恪怎么那么会啊?有条不紊,从容不迫,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精心设计过的,精准落在姜萤萤的审美点上。

船舱里没有灯,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,雨声盖过了细微的喘息声,姜萤萤搂住殷恪的脖子,紧紧咬住自己的手指,像一只扔进热锅的活虾,躬起泛红的身体。注意力被环境分去大半,只有痛了那么一会儿,立刻被温柔的话语和亲吻化解,之后只剩下无尽的愉悦。

殷恪抱着她,用手指梳理长发,姜萤萤平复呼吸,发现自己的情况真的很糟糕,襦裙大半挂在手臂上,肚兜不知道扔哪儿去了。而殷恪衣衫整齐,除了耳根有些红,完全看不出方才经历了一场情事。

他从船上找出肚兜和鞋袜,为她穿上衣物,不太熟练,却像钻研学问一般认真研究,姜萤萤抱住他的胳膊,仰头索吻,他垂头迎合,为她穿衣的动作未曾耽搁,稳稳当当,甚至抽空挽好了发髻。

等她全身收拾齐整,殷恪放开她说该回去了,起身离开船舱,姜萤萤追出去,风雨也在这一刻停歇,江面平静如许,只有漂浮的黄叶和枯草,表明方才下过一场大雨。

殷恪站在船头,皮肤被水汽滋润得潮湿,似精致漂亮,不染尘埃的白瓷,他伸出手掌接住一片树叶,半敛着雾蒙蒙的眼睛。又是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,姜萤萤看了他好几眼,没有再去索要一个吻。

那日殷恪把她送回殷府,便继续去办公了,晚上也是睡在他原来的卧房,说是他回来得太晚,怕吵到她休息。

姜萤萤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再来一次,那天殷恪把她伺候的,舒服得要命,一想到那日的情形便心中发痒。但殷恪的忙碌不是假的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户部、工部、文渊阁的许多事务都要他来经手,松烟说,连吃饭也是挤着时间,应付了事。

秦夫人又把她叫过去提点,说身为夫人,应当照顾夫君的饮食起居,姜萤萤一合计正好,叫小厨房做了饭,晌午的时候乘坐马车,送到殷恪办公的府衙。

在偏厅先见到司马劭,姜萤萤知道最近劭儿被皇帝命令跟在殷恪身边,向他学习为人处世,没想到他真的被殷恪治得服服帖帖,对他尊称师父,耳提面命,无有不从,此时正在府衙中捧书阅读,见她来了,放下书本,乖乖叫姐姐。

他何时这般乖巧了,殷恪到底用了什么手段……姜萤萤觉得离奇,问了他几句,只说殷大人教诲得宜,让他受益匪浅。

姜萤萤见他穿的单薄,多关心了两句,司马劭抱着书满脸期待:“过几日便是寒食节,我能不能去姜家玩几天?”

他喜欢姜家,小时候常到姜家小住,直到孟贵妃叫好几次太监来催。会和年龄相仿的姜萤萤和姜耘睡在一起,安静地看他们打闹,姜萤萤想起往事,面上浮现微笑:“对你父皇和母妃听话嘴甜些,他们一高兴,肯定什么都依你。”

姜萤萤第一次来到殷恪的办公场所,和他的卧室一样简约,他随口问了两句司马劭的给功课,抬眼看见她,眼神在她身上点了点,复又低头,继续悬笔写字。他一边笔走龙蛇,一边与司马劭对答,停笔时今日的授课也到此结束。

司马劭走了,姜萤萤总算有机会和夫君说上话,从槐叶手中取来食盒,缓步走到殷恪身边:“夫君,是时候该用饭了。”

“夫人真贤惠。”殷恪很给面子,握住姜萤萤的手说辛苦了,一定花费了许多心思准备。

才吃了几口,外头说京兆尹黄虎求见,姜萤萤道:“谁让他们大中午的来找你,不许见。”就是这些没规矩的人,让他连饭也吃不上。

“好好好,就说我歇息了,不见。”

姜萤萤托腮,看殷恪极斯文的吃相,不时用手帕为他擦去鼻上薄汗,爱和欲对于女子而言真的没法分开,有过那一次之后,她再看到这个人,只觉得哪哪都满意得不得了,恨不得把他做成糕点沾上糖霜,一口吃了。

殷恪放下筷子,怜惜地刮了刮她的脸,把她带到内室。那儿只有一张简陋的小榻,他说时间有限,让她将就一下。半个时辰后,他去洗手,姜萤萤躺在小榻上,抬起赤白的手臂遮住眼睛,又像小死过一回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