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1. 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2. 其他小说
  3. 不伺候了!
  4. 做戏
设置

做戏(1 / 6)


显然那探子没有将一句俗语放在心上——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

一盏茶前,车厢里。

乔婉眠被萧越贴身压制着,浑身只剩头和眼睛能动,只能摇着头无声哀求他。对方眼眸深深,涌动着乔婉眠看不懂的情绪,像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。

她满脑子后悔,原本担心萧越对她强取豪夺,咬过人以后,她已经觉得自己小命不保了。开始怀疑她前世就是因此丧命,萧越酒醒后忏悔,才娶了自己的牌位。

乔婉眠越想越绝望,几乎接受了自己将死的结局,却见萧越换了个姿势,一只手控制着她,另一只手撩开了他的衣袍。

他俯身贴近,灼热的气息带着浓烈的酒气洒在她侧颜,他的黑发扫过乔婉眠耳际,惊出她一瞬战栗。

乔婉眠无处可避,绝望闭眼。

他若只是抱抱就算了,要是他不知满足,想对她做什么奇怪的事,她就找准机会一头磕过去,最好能将这个衣冠禽兽撞成傻子,再祸害不了任何人。

“——刺啦”

裂帛声响起。

乔婉眠气愤睁眼,决定放头一搏,却呆住,连难以控制的抽噎都忘记了。

被酒香与檀香味充盈的车厢光线昏暗,靡靡烟雾中,萧越面容冷峻,正撕下他里衣一角。

这是干什么?

他……他撕错了?

乔婉眠怔忡迷惘间,萧越拽着她的双臂,使她被迫俯下些身子,将脆弱的后颈展露在萧越眼下。

她的惊叫被口中绢帕堵在喉咙,只能无力地扭来扭去。

萧越无奈叹气,扬起手,教训小孩一样拍在乔婉眠腿侧。

“啪”一声脆响,伴随着萧越一声低沉的“别动”,回荡在车厢。

乔婉眠彻底懵了。

这个动作唤醒了她沉睡多年的记忆——幼时调皮,母亲也曾这样打过她,只不过挨打的地方略有不同。

她像只被叼了后脖颈的小兽,一动不动,被羞耻震惊委屈各种复杂的情绪包围,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,只垂着头掉眼泪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