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1. 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2. 其他小说
  3. 报燕喜
  4. 点明
设置

点明(1 / 2)


宋燕靖与孟攸宁都目送着宋燕绥离开院门,能安早在宋燕靖进府时便一言不发地去备了茶水,此时已经端到了正厅中,能虑则将大门关上,不用孟攸宁吩咐便退下了。

孟攸宁知道这会儿宋燕靖大概是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,干脆也暂不同他解释什么,只说:“太子殿下请到正厅说话。”便转身先去了。宋燕靖冷哼一声,大步越过了他,抢先进了正厅,直接坐在了上回宋燕绥坐的位置上,兄妹两人倒是很有默契。

刚刚宋燕绥与孟攸宁虽是在书房待着,日初和能安、能虑却是等在正厅里用膳的,因此屋中也烧着暖炉,孟攸宁进屋后带上了门,把能安和能虑都留在外头,只和宋燕靖待在正厅。

宋燕靖沉默不语地坐了一会儿,将自己的大氅脱下随意搭在了一旁。孟攸宁也不主动和他说话,两人隔了张桌子坐着,竟就这样喝了大半壶茶水。

还是宋燕靖有些沉不住气,撇了坐在身边的人一眼,轻咳一声,问他:“韩王没有什么话要同我讲的?”

孟攸宁心中觉得好笑,还是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番,最后回他:“没有。”

“你!”宋燕靖拍了下桌沿,眉头紧皱,怒道:“且不说嘉晏是劭国公主,就算不是,韩王以为私下约见一个未出阁的女郎合适吗?何况我与圣人那日都与韩王明说过,劭国没有叫韩王尚公主的想法,更不会叫嘉晏远嫁。私以为韩王不是无赖之人,可又为何对嘉晏处处纠缠?”

孟攸宁却问:“某能理解殿下作为兄长担心贵主安危,但是殿下,贵主也同殿下解释过,某同贵主见面是有事相商,殿下信不过我这个魏国韩王,难道还信不过贵主吗?”

宋燕靖眸光一沉,厉色道:“嘉晏同韩王分属劭魏两国,从前也并不相熟,能有什么要事?韩王要为自己找个见嘉晏的借口也不必乡壁虚造。”

却听孟攸宁将手中的茶杯轻轻磕在桌面上,还兀自笑了声,问他:“殿下看来是某在扯谎诓骗殿下与贵主?”宋燕靖抬眼去看他,两人目光对视,宋燕靖却从孟攸宁眼中看出几分不满,又说:“某得贵主嘱咐,此事不能给旁人透露半分。即便是殿下您今日问起,某也不能做贵主的主。殿下既然认为是某凭空捏造,那便当就是凭空捏造吧。”

宋燕靖面色更加不虞,却不知道哪里下手堵他的话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我知道嘉晏要查普陀寺,她是在找你帮忙。”他这话说出口,却也不知自己是想听到孟攸宁怎样的回应,更不知道对于宋燕绥准备要查的事情孟攸宁究竟知道多少,身份使然,他也无法开口问孟攸宁一句:嘉晏找你帮忙是不是在查赵家。

“即便如此,韩王请求圣人不会答应,韩王以后还是不要见嘉晏了。”宋燕靖将手边的空茶杯反扣在桌上,示意自己说完这句话就走,“韩王当初在宫宴上说要在劭国多留几日,圣人还另派了定阳侯世子陪同,以示对魏使的看重。如今贵国使团已归,又近年关,圣人的意思是,韩王回魏后,就不要再到劭国来了。劭都不算大,定阳侯世子陪同韩王逛了这么些时日,想想也该逛够了。”

宋燕靖说完便起身,拿上了自己的大氅,刚刚走出两步,却听身后孟攸宁说:“可能要让陛下与殿下失望了,殿下今日驾临之前,某也才刚刚答应贵主,年后再来劭国要陪同贵主出游。某虽敬重陛下,也敬重殿下,可殿下应该明白,贵主的话在某心中才是份量最重,这是答应贵主的事,一诺千金,某绝不敢爽约。”

宋燕靖再有好脾气,此时听到这些话也忍耐到了极限,他转身三两步走到孟攸宁跟前,因一站一坐,宋燕靖俯视着孟攸宁,眉眼间具是怒意。他此时还是耐着性子压着声量斥道:“孟攸宁,你凭什么?魏国圣上责你无社稷之才,魏国后宫康氏独大,你韩王府一摊子烂事,凭什么要将斐斐拖进去?不论你帮斐斐做了什么,就到此刻为止,所有的人情我宋燕靖来还你,我只请你,不论如何,不要也不许再利用斐斐。”

他虽说着恳求,却分明是在威胁,孟攸宁只垂着眼睑不看他,把玩着手中那一只茶杯,轻笑道:“太子殿下既对我直呼其名,我便问太子殿下一句话。殿下以为,贵主的心愿是什么?”

宋燕靖反问他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太子殿下又是什么意思?”孟攸宁将茶杯放下,抬手将挡着自己去路的宋燕靖轻轻推开一些然后也站了起来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