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1. 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
  2. 其他小说
  3. 望长安
  4. 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
设置

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(1 / 3)


在幽州名声很是响亮的应尽随看起来倒并不贪慕金银,他居在这九霄峰的木屋里,院落算不得十足宽敞,自然随性,很是有山野意趣。

或许是主人要赏雪的缘故,这方院落里只有小径上的落雪被清扫得干净,各处略深略沉的浓绿上因着白茫茫的积雪,显得颇清颇雅。

方才应尽随言辞凿凿,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同谢扶光说要事,不好叫外人听,免得叫天意不悦,招来降罪神罚,裴恕对此嗤之以鼻,全然不信这些装神弄鬼事。

但瞧着谢扶光似乎很是相信的颜色,矜贵雍容的中书侍郎大人也只能略有委屈地等候在院里的小亭内。

裴恕冷淡地看着院里形态各异别出心裁的雪人,平日侍奉应尽随的两个小童一个飞快地扇着青铜火炉,一个小心翼翼给他奉上热茶,唯恐怠慢裴恕。

毕竟方才他们可是被应尽随小声提醒过,说是这位裴大人可是个厉害人物,若是叫他不悦,那还不如去招惹阎罗王,惹得鬼神不悦,大不了就是丢了命,但若得罪裴恕,那可便是要落生不如死的下场了。

裴恕捻起这不过两指宽的茶盏,心知肚明这两小童为何战战兢兢,毛骨悚然得像是在面对这什么吃人血肉的恶鬼,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,毕竟长安城这样的流言又不是未落在他耳中。

早已经不理会,也无所谓了,被人畏惧自然是要比受人轻慢更好的,更痛快了。

裴恕面色冷静而淡然,略长的浓密眼睫低低地压下,叫天生多情的眸乌沉沉的,却只是将茶水倒在了亭外的积雪上,冷眼看着滚烫的热水与冰雪霎时化作一摊小小水洼。

他眉眼不带半点笑意时候,就仿佛是一潭冬日结冰的深深湖水,看着静谧安宁,波澜不惊,可不知何时那看起来厚厚的冰层就会碎裂开来,将人卷入汹涌无法挣脱开来的惊涛骇浪中。

透过窗牖,目光轻描淡写落在屋外的裴恕身上,应尽随说得异常真切模样,“这位裴侍郎定然是倾心于王妃娘娘。”

应尽随转身看向谢扶光,他伸手摘下那覆面的可怖面具,此时点漆眉目带着笑意,生得颇为漂亮,笑眯眯的眼带着点少年人的狡黠活泼气,不戏谑人时,是张招人喜爱的清秀皮相。

“那就承无应的吉言了。”谢扶光亲自提壶为他斟茶,她鼻尖轻嗅这股渺渺茶香,笑吟吟地讲道:“怎的换了茶,无应不是唯独钟爱西山白露?”

谢扶光微微抿一口茶水,摇摇头,说道:“这茶不好,太过粗涩苦辛,无清甜回甘。”

虽说这屋里头暖意融融的,可应尽随却还是好像怕冷似的双手揣在宽敞袍袖里,他慢悠悠地踱步行至桌边,将一盏温热茶水颇有些豪放洒脱地一饮而尽。

谢扶光以手支颐,仰着张笑意晏晏的脸蛋去望应尽随,看着几乎有点难得的天真态。

应尽随低眸看她,谢扶光生得双很是漂亮的眸子,下眼睑稍平,上眼睑弧度圆润柔和,眼角微微下坠,长睫一垂,眼一弯就带出含着蜜的柔婉来,顾盼生辉,含情凝涕。

瞳仁略浅,琥珀样的剔透清澈,好似在那佛前被点化了万万年,已如琉璃般内外明净,是空谷琼草,与世无争的澄澈如梦似幻,是合该赤子方有的一双眸。

可惜这艰辛苦厄世道很难容得下天真赤子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